手机购彩票官网app下载

国家电网报:(葫芦岛公司)心愿

发布日期: 2021-08-24

2021-8-20

 

我一早去上班,还没到供电所,老远就看见有个人在门口徘徊。

 

这人是个老汉,他脚下有四五个烟头儿,看来,他来这里有一会儿了。

 

我来到近前,问他:“大伯,您要交电费吗?营业厅8点半开门,现在才8点,您老来早了。”

 

老汉赶紧说:“不是,我要找所长。”

 

我细一看,眼前这人有点儿面熟。老汉突然抬起手,指着我说:“你不是王班长吗?我是英守屯的闫德志啊!”

 

他一说,我想起来了。

 

前年冬天,所里在英守屯村搞电网改造升级,要把旧电杆和旧电线全换成新的。闫老汉家东边房外有一片地,有一根电杆就在地中间,杆根已经开裂,露出了钢筋,必须得更换。

 

新电杆拉到了地头,挖掘机和人也到位了,闫老汉却给挡住了。“往地里埋杆儿可不行!”他蹲在挖掘机前说。

 

那天是我带队施工。我跟他说:“大伯,这不是往你地里硬埋杆。咱这是换杆,原地原坑。”闫老汉把脑袋一晃,说:“就不许再埋……原来是有杆,可再埋就不行,除非你别轧我的地,别在我地上过。”旁边有人说:“那就得调直升机,在空中立杆。”这话一说,大伙都乐了。

 

闫老汉脸涨得通红,说:“我不管你搁哪立,就是别踩我地。”

 

我跟闫老汉说:“大伯,这季节,地冻得梆硬,车轧人踩,开春一化,啥事儿没有。”闫老汉说:“我说不行就不行,你们要敢进地,我就连老婆带孩子搬你们所里住去。”

 

狠话一撂,没人敢上前。

 

所长知道后,找到英守屯村党支部书记胡海山。胡书记领着所长和我来到闫老汉家。他老伴病了在炕上躺着,屋里有个30多岁的小伙子,呆呆地站着,屋里乱得下不去脚。胡书记在我们身后说:“闫德志是屯子挂了号的贫困户,就这俩病人往跟前一放,神仙也没办法。”

 

所长出了屋,说要开党小组会。所长跟大家说:“咱们来英守屯,不光是给百姓送光明,还有义务扶贫帮困。”说着,所长从口袋里掏出500块钱,说:“我带个头儿,给他家捐点儿款。”我跟着掏钱,别的人也掏,大伙一共凑了2800元。当我把捐款送到闫老汉家,他颤抖着接过钱。

 

后来,村里又帮着做工作,闫老汉终于同意在地里换杆。

 

时隔近两年,闫老汉来找所长,又有啥事呢?

 

我对闫老汉说:“大伯,真不巧,所长今儿上市公司开会去了。”他泛着亮光的眼睛马上黯淡下来,说:“王班长,你可不能骗我呀!”我说:“昨天所长跟我说的,所以我今天早早就过来了。”闫老汉挺失望,问:“会得开到啥时候?”我说说不准,建议他过两天再来。闫老汉说:“不了,见不着所长,我就跟你说说。你给我捎两句话就行。”

 

我在前边走,闫老汉在后面跟着。进了办公室,我给他倒了杯水。闫老汉说:“去年开春,咱屯子来了第一书记,姓赵,他先上的我们家,说是市供电公司派下来的,专门帮着咱脱贫来了。赵书记看我家的情况,帮我申请了扶贫款,买了种羊,我喂了一年,就成了气候,去年年底出栏25头。现在,我老婆的病治得渐好了,能干点儿家务活了。儿子的精神病也控制住了,还能帮着喂羊了。眼见我家养殖规模扩大,赵书记还帮我申请了动力电,这样,粉碎饲料更快更省力了。”

 

我说:“太好了!大伯,那你找所长有啥事儿?”

 

闫老汉说:“生活好了,得要脸面了。一想起过去我办的事儿,真是太不地道了,我就有个心愿。”

 

我问:“大伯,啥心愿?”

 

闫老汉说:“就是专程来供电所一趟,当面给所长赔个不是。”(张凤凯)